家珍的人物形象 作文一:《焦仲卿的人物形象 焦仲卿人物形象新探》8400字

作文一:《焦仲卿的人物形象 焦仲卿人物形象新探》8400字

第, ,卷第 ,期

, , , ,年 ,月

郑州航空工业 管理 学院学报( 社会科学版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焦 仲 卿人 物形 象新 探

史 英 新

( 山东省 烟 台职业 学 院 , 山东 烟台 , , , , , , )

要: 焦仲卿是《 孔雀 东南飞的》 男主人公 , 他深爱妻子, 淡薄功名, 顺从母亲, 但 当爱情被迫  夭折 之 时 , 焦仲 卿 丢弃 了软 弱乃 至生命 , 以死殉 情 , 成 就 了坚强。他 同样 是封 建礼 教 的

叛逆 , 为 维护 爱情 , 他从 他所 属 的那 个阶层 一步 步脱 离出来 , 然后 猛 一转 身, 当众棒 击 ,

焦仲 卿 更加 深化 了对封 建社 会 的控 诉 , 不 能仅 以软 弱 评价 他 , 应看 到 其 性格 发展 变化

的全过 程 , 他 是 勇士 。

关键词 : 焦仲 卿形 象 ; 由弱至 强 ; 发展 变化

中 图分 类 号 : , , , , ( , ,   文献标 识码 : ,   文章 编号 : , , , ,—, , , , ( , , , ,) , ,—, , , ,— , ,   清 晰可见 的 。当我 们通 过作 品 的具体 细致 的叙 写 ,

民间文 学在 流 传 的过 程 中 自然 会 被 人 民群 众  根据 自己的审 美 取 向反 复加 工 , 《 孔 雀 东 南 飞》 在  被 收入 《 玉 台新 咏 》 之 前, 已于 民间 流 传 了三 百 多

透过 复杂 的局 势 , 仔 细 梳 理 细微 的 发 展 变 化 情 况  后, 会 发 现这一 人 物 形 象 的 塑造 颇 具 匠 心 , 作 者 这  种令 人 敬佩 的创 作 水平 使 焦 仲卿 艺 术形 象 同样 熠  熠 生辉 , 放射 出极 大 的艺术 魅 力 。我不 得 不 感 叹 ,   杰作 就 在于作 品 的无 处 不 杰 出 。正 如 唐 瞍 老先 生  所说 , 《 孔雀 东南 飞》 人 物 的个性 特 点 和社 会 地 位 ,

都 是通 过具 体而 复杂 的描 写 暗示 出来 的 , 它并 没有

年, 人们传唱并丰富着人物形象 , 所 以, 作品对每一  个 人 物形象 的 塑造都 凝 聚着人 民群 众 的思 想感情 ,

表 现 着人 民群众 的爱 憎 与肯定 、 否 定 。刘兰 芝形 象  光彩 照人 , 本人 撰 有 多篇 文 章 论 其 形 象 之 美 , 尤 其  是她 不甘 屈 辱 , 从 容 镇 静 地 维 护 了 自己 的人 格 尊

严 。这种 精神 境界令 人 敬佩 , 由此 给读 者带 来 了多

遵 循简 单

的公式 , 作者 对 生活深 度 和社会 层 次 的把  握 是相 当的精准 , 所 以对 每一人 物 的定位 都恰 如其

分。

层 次 的广 阔的 审 美 空 间 和审 美 体 验 。 同 为爱 情 捍  卫者 , 与 兰芝相 比 , 焦仲 卿则 不被 读者 好评 , 长期 以

来文 学 界对他 有着 比较 一致 的认 识 , 认 为其 精 神境

焦 仲卿 的软弱 , 忍辱负重 、 逆来顺受 , 不 成熟 ,   不敢 反抗 , 甚 至被人 们看 做 与前者 性质 相 同的孝 顺  善 良, 正直 纯朴 正 是 作 者深 刻 了解 社 会 、 准 确 把 握  人物 社会 地位 和 个 性 特 点 的体 现 。越 是 仔 细 推 敲  越能 发现 这一 文学 形 象 的真 实 性 以及 发 展 的逻 辑  性 。他 的 出身 , 他 的教 育 、 他 的社 会 地 位决 定 了他  懦弱 的 必然性 。但 焦 仲卿对 爱情 的忠 诚毋 庸置 疑 ,

正是 坚 贞不渝 的爱情使 仲 卿 的性 格 逐渐 发生 变化 。

界低 , 懦弱 , 对 封 建 礼 教抱 有 幻 想 , 不 敢抗 争 , 甚 至

是逆 来顺 受 。 … 总之 , 他 与刘 兰 芝 性 格 迥 然 不 同 ,

也无 法 与兰芝 相 提并 论 。我最 初 的认识亦 如 此 , 研

究 中 曾一 度忽 略 了这一 人 物 , 最 近 的有关 学 习研究

激发 了我对这 一 人物形 象 的重新 认识 。

探 讨 人物 形 象 不 能仅 局 限 于从 表 面 浅 层 次认  识, 也 不能 以静 态 的 眼光 给 予 评 判 , 应 从 当 时 的社  会 背景 , 人 物 的语 言 、 行为 以及 人物 的社 会角 色 、 家

爱情 始 终如 一这 是焦 仲卿 性格 的主 脉 , 但 当其 爱情  难 以为 继之 时 , 焦 仲卿 便渐 渐 丢弃 了他 的软弱 和孝

庭 角色 诸 多方 面综合 考虑 分析 , 同时必 须要 把人 物  放 到事 件 、 事态 的发 展 中去探 究 。只有 这样 才会 得  出对人 物形 象 的客 观评价 , 也 只有 这样 才是 文学研

顺, 最后放弃生命 , 以死殉情 , 成就了他的坚强。由   此可见 , 他对封建家长制的反抗是由对爱情的忠贞  实 现 的 。他 同样 是 封 建 礼 教 的 叛 逆 , 为 维 护 爱情 ,

他 从他 所属 的那 个 阶层一 步 步脱离 出来 , 然 后猛 一  转身 , 当众 棒击 , 从 这个 意义 上讲 , 焦 仲卿更 加 深化

了对 封建 社会 的控诉 。这样 来看 , 焦 仲卿形 象 的思

究工作者应具备 的科研态度 , 才能体现出文学研究

工作 者 对文 学作 品 及其 人 物 的尊 重 。焦 仲 卿 性 格  的基础 是 软弱 , 那是 由他 的成 长环 境 等 因素所 决定

的, 但 随 着事态 的发 展 变化 , 他 的 去 软弱 趋 势 还 是

收 稿 日期 : , , , ,— , ,— ,

,   作者简介: 史英新 , 女, 副教授 , 从事 中国古代 文学研究 。

,, ?

史英新 :焦 仲卿人 物形 象新 探

想性和艺术真实性的有机统一使得这一人物形象

同样放 射 出夺 目的光 彩 。

至少不 光是 退 守 。仲 卿 真 的是 轻 视 了 事情 的严 重  性, 默 默不 敢作 声 , 拜 别母 亲 , 回到 自己房 间哽 咽难  言, 泣 不成 声 。对妻 子 说 : 并 非我 赶你 走 , 是母 亲所  逼 。在母 亲坚 定 地 驱赶 兰芝 回家 面 前 , 仲卿 无 奈 、   无 助了, 只能 是 妥协 了 。以现 代 人 的 观点 来 看 , 仲  卿可 以带 着 兰芝逃 离 , 保 全 自己 的婚 姻 爱 情 , 但 早

期封 建制 度下 的那 颗未 经风 雨 的弱苗 , 就 根本 产生  不 了那 种 想 法 。 他 让 兰 芝 暂 回 娘 家 , 他 去 府 里 办  事, 不久就 接 兰芝 回来 , 并誓 天不 相 负 , 嘱 咐千 万不  要 违 背他 的话 。实 际 上 , 仲 卿无 奈 , 也 只是 安慰 兰  芝 和而 已 , 包 括 自己 , 他 并 没 有 成 竹 在 胸 的具 体 想

法, 而后 事情 的发 展也 证实 了他 更没 有什 么实 际 的  做法, 他对 兰 芝 的嘱 咐 也 只 是 一点 幻 想 、 一点 毫 无

软 弱 的必然 性

任 何文 学作 品 的人物形 象 , 都脱 离不 了他 的 出  身和 生活环 境 。焦 仲卿 出身于 官宦 人家 , 他年 纪轻  轻 已就职 于官府 , 虽然 只是 一 小 官 吏 , 却 是太 守 府  里 的官吏 , 目前 的 职位 虽 然 较 低 , 但 在 严 格 的 门第

社会里是具有升迁资格的贵族 ,   因此 , 母 亲对他  抱有 很大希 望 , 她认 为 儿子 背 靠 大 山 , 将 来

定 能 飞

黄腾 达 。焦 仲 卿 的成 长 环 境 和家 庭 教 育 氛 围决 定  了他 的不谙 世 事 、 懦弱 、 胆小 , 拘谨 、 怕事 , 因为他是  温室 里 的花朵 , 是笼 子里 长大 的金 丝鸟 。焦 仲卿 深

深 爱着妻 子 , 他 的个 性特 点及 其发 展是 通过 婚姻 爱

情的发展变化展示出来 的。就其 出身背景和他简  单 的阅历来 看 , 他恐 怕想 都不 曾想 到他 的爱 会被 阻

断, 当他 回到 家 中听 到 兰芝 求 遣 , 他感到突然 、 惊  讶, 甚至 不相 信母 亲 会 是 真 的绝 情 , 所 以他 婉 转 地  启 发母 亲 , 他 说 自己无 高 官厚 禄 之 相 , 有 幸 娶 到 兰  芝, 希望 与之 白头 偕 老 并 黄 泉相 伴 , 结 婚 虽 只有 两

三年 , 但 兰芝 没有 做 出有 违 妇道 之 事 , 哪里 能 想 到  母 亲会 不满 意 呢,他觉 得母 亲应 该被 他说 服 , 或 者

把握的期望罢了。兰芝对封建家长制认识清楚, 她  说 自己当年 初嫁 到焦

家 , 侍 奉婆 母 , 勤勉 持家 , 深爱  丈夫 , 最终仍然被遣 , 再度回来无望。可仲卿的认

识 远远 不够 , 只能 说他 对封 建家 长制 抱有 极大 的幻  想, 这是 他们 夫 妻二 人 的差 别 , 也 是 作 品对 人 物形

象 确切定 位 的 表现 。这 一情 节 一 方 面 表 现 了焦 仲

卿 的单 纯 、 拘谨 、 懦弱 , 但是 其渐 变 的意 味还是 多少  有 所 投 放 。如 果说 单 纯 、 拘谨 、 懦 弱 正 是他 所 属 阶  层 的必 然表 现 , 这正是 这一 人物 的真实再 现 。另一  方 面反 映 了仲卿 对兰 芝 的忠贞 爱情 , 又正 是母 亲对  其 忠贞 爱情 的摧 残 使 仲 卿 的单 纯 、 拘谨 、 懦 弱在 悄

然 削减 。

认 为母 亲也许 只是 发 泄一 下 , 数落一番罢 了, 所 以  他 才采用 婉转 的形 式并 且是启 发母 亲 。

二、 现 实的残 酷性

单 纯 的 仲卿 无 法理 解 也 无 法看 清 母 亲 的真 实

10

三、 坚 强形 成 的真 实性

面 目。作 为封建家长制的代表, 封建礼教 的代表 ,

焦 母对 自己的儿 子 了如 指 掌 , 她 深 知儿 子 的软 弱 ,   深 知 仲卿 肯定 不 是 其 对 手 , 深 知 局 势 掌 控 在 她 手

中。 她说 仲 卿 见识 短 浅 , 说 兰芝 我 行 我 素 , 不懂 礼  节, 斥 责仲 卿 自作主张 。实际上 她早 已按 自己的意

兰芝回到娘家 , 情况非仲卿所想 , 提亲者随之  而来 , 兰芝 拒绝 。很 快 , 再 次提 亲 者又 至 , 且 为太 守

之子 , 兰芝再 拒 , 但 兰芝 的兄长 慕权 图势 , 对 兰芝横

加逼迫, 兰芝看 透无 法逃 脱 , 假 装允 婚 , 实则 要 以死  相报 。仲 卿 闻之 , 以为 兰 芝 真 的 违 背 誓 言 负 心 于  他, 飞 马奔 驰相 见 , 讥讽兰芝 : 祝 贺你 高 升 , 我 作 为

11

愿 给 自己选 择 了儿 媳 妇 , 根 本 不顾 仲 卿 的感 受 , 告  诉 仲 卿说邻 居有 一 叫秦 罗 敷 的女 孩 子 , 才貌 俱 佳 ,

天下无双 , 让仲卿立 即休掉兰芝 , 她替仲卿向罗敷

求 婚 。仲卿 哪 里想 到母 亲竟然 备好 了人 选 , 他 如五  雷轰顶, 双 膝跪 地 , 直 腰 禀告母 亲 , 他 说现 在假 如休  掉兰芝, 他将 终 生不再 娶 妻 。此 时 的仲卿 也许 感觉

到 了事情非 他所 想之 简单 , 他毅 然 向母亲 表 明 了 自

磐石万年坚实 , 你作为蒲 苇柔韧一时 , 我独 自走向  黄泉 , 你尊 享荣 华 富贵 吧 。仲 卿对 兰芝 的冷 嘲热讽  是其深爱兰芝 、 爱情专一的表现 , 也确是他简单 、 肤

浅 的表现 , 他 既想 不 到 兰 芝 回娘 家 后 的 处 境 , 也 想

不到 兰芝 允婚 的深层 意 义 , 本 质上 是 仲卿对 兰芝 爱

的层 次和境 界 无 法 与 兰芝 相 比。这 同样 是

12

仲 卿 不  谙世 事 的真 实 再 现 。现 实 的残 酷 , 仲卿始料未及 ,   接兰 芝 回来 , 是仲 卿 的 愿 望 , 当这个 愿 望 只能 是 幻

想 的时候 , 他们 唯有 相 约于地 府下 相见 。当他 主观

己对 兰芝 的态 度 , 但 这也 只是 言语 上 的些 许 强硬表

露而 已。

这可激 怒 了母 亲 , 听 了儿 子 的话 , 焦母 槌 床 大

怒, 破 口大 骂 : 你 小 子胆 大 了 , 还 敢帮 她 说话 , 我对

上极 力维 护 的爱情 真 的要被 客观 现实 击碎 之时 , 他  感 到生命 也就 失 去 了意义 , 焦 仲卿 要 以死 殉 情 了。   他告 诉母 亲 自己如 同落 日, 将要赴死 , 母 亲声 泪 俱

她恩 断义绝 , 肯定不 会答 应你 的要 求 。焦母 言行

13

并  使, 母 子对 阵 中强势 依然 是母 亲 , 但 仲卿 进攻 渐现 ,

, , (

第 ,期

郑 州 航 空 工 业 管 理 学 院 学 报( 社会科学版 )

第, ,卷

下, 但 已不 能动 摇他 的死 心 。从整 个事 态 的发展 来  看, 他 和母 亲 的对 峙 已经 产生 变 化 , 焦 母 在 启 发 儿

子了, 她说 儿子 是 大家之 后 , 没必 要为 一女 子去 死 ,

动传神 , 妙不可言。同样是对封建 家长制 , 一个有

清醒 的认识 , 一个 抱 有幻 想 ; 同样对 待 死亡 , 一个 坚

14

决果断, 一 个犹豫 不 定 , 二 者行 为举 止 决不 可互 换 。

这 时的焦 仲卿 主 意 已定 , 听 不得 老人 家 的劝 说 , 也  不想 听她 的 劝说 了 , 不再顺从 , 也 不再 孝 敬 了。这  正好 与开 始 的局 势 对 调 了 , 现在 是 母 亲 求 他 了 , 不  是他 求母 亲 了 , 母 亲 的眼泪 他 已无感 觉 。他 不 再软  弱了, 一 个敢 于为 爱 而 死 的 人 , 我 们 无 法说 他 不 勇

敢、 不 坚 强 。他深 爱 着 兰 芝 , 在 自己 的空 房 中 睹物  思人 , 情 不 自禁 , 悲 痛 煎熬难 以忍受 , 但他 没有 即刻

性 格 特点 如 此 迥 异 , 正是《 孔 雀 东南 飞 》 作 者 准 确  把握社 会 各 阶层 人 物 性 格 和 深度 把 握 社 会 生 活 的

体现 。

《 孔雀东南 飞》 是杰 出的文学作 品, 作 品 中任

何人物 形 象 的塑 造 都 是极 为成 功 的 。刘 兰 芝 内质  与文饰 的和 谐 之 美 , 给 人 们 留 下 了非 常 美 好 的 印

15

象; 焦 仲卿 是一 个 较 为 复 杂 的人 物 形 象 , 他 的性 格  特点 是发 展变 化 的 、 多层面的, 他 是一 个 比较 纠 结

赴死 , 他有 所 犹 豫 , 他 犹 豫 的究 竟 是 什 么,无 从 知  道, 但 这 正是 这一 文 弱 书 生 的 真 实所 在 , 作 品呈 现

在读 者 面前 的正 是 这样 一 个 举 棋 不 定 的 封建 制度

的人 物 。通过 焦仲 卿性 格发 展演 变 的全过 程 , 读 者  看 到的不 仅仅 是他 的软 弱 , 还 有他 对 软弱 的逐 渐放  弃 和坚强 的逐 渐 形 成 。而 这 个 事 态 过程 中 的焦 仲  卿是 如此 的 真实 , 焦 仲 卿人物 形 象 的发展 又是 如此  的合 乎逻 辑 , 作者对 人 物处境 以及对人 物 的定 位是  如此 的准 确 , 读者 在欣 赏这部 作 品 中的审 美体 验 是

如此 的丰 富 和 深 刻 。 , ,   焦 仲 卿 —— 一 个 逐 渐 脱 离  软 弱 的勇士 。

参考文献 :   , , , 谈蓓 芳( 中国文 学古今 演 变论 考 , ,, ( 上 海: 上 海 古籍

出版 社 。 , , , ,(

16

官宦人家的书生。兰芝死心既定 , 说死就死。在她

结婚 那 天 的黄 昏 , 自言 道 : “ 我命绝今 , , , 魂 去 尸 长  留~ ” 于是 “ 揽 裙 脱丝 履 , 举 身赴 清池 。 ” , ,   而这 也 同  样 是兰芝 形 象 的真 实 所 在 。 仲卿 听到 了兰芝 的死  讯, 知 道 与 兰芝 永 别 了 , 仲 卿要 追 随 兰 芝 了 。但作  者 对焦 仲卿 死前 的叙 写更 是 耐 人 寻 味 , “ 徘 徊 庭树  下” , 徘徊 多 久 , 为何徘徊 , 仍然不得 而知 , 最 后 终  于 “自挂 东南 枝 。 ” 如果 说 兰芝 没死 之前 他 在犹 豫 ,   是 他仍 然心 存一 丝 幻 想 , 舍不得兰芝 , 如今兰芝 已   去, 他 庭 树 之 下还 在 徘 徊 , 又 为 哪般 呢,我 们 前 面

已分析 了仲卿的出身和生长环境 , 使得他的懦弱具  有必然性 , 包 括他 的孝 顺 。为 了爱 情 , 他选 择 了死

亡, 背叛 了他 的阶层 和 家庭 , 可是 这种 背 叛 是 一 个  渐 变 的过 程 , 也 就 是 说 他 还 是 不 够 决 断 。反 过 来  说, 他 若如 兰芝 “ 举 身赴 清 池 ” 一般决断, 那 他 就 不  是 焦 仲 卿 了。   ,   犹 豫 和 徘 徊 正 是 他 的真 实 性 格 。

17

作 者对 这 个怯 弱 书生 性 格 和 面 貌 的 刻 画实 在 是 生

, , , 唐

搜( 唐 伎( 文集 , ,, ( 北京 : 社 会科 学文献 出版 社 ,

, ,, ,(

, , , 朱 东润( 中国历代 文学作 品选, ; , ( 上海 : 上海古籍 出版

社 ( , , , ,(

, , , 周  宪(美 学 是 什 么 , ,, ( 北京: 北京大 学出版社,

, ,, ,(

责任编校 : 马小军 , 田

18

, , ?

百度搜索“就爱阅读”,专业资料,生活学习,尽在就爱阅读网

92to.com,您的在线图书馆

19

作文二:《李甲的人物形象:》3800字

诸宫调

诸宫调,北宋时兴起于民间的一种说唱伎艺。因集合若干套不同宫调的不同曲子轮递歌唱,故称诸宫调。由于曲体宏大,曲调丰富,可以说唱长篇故事,表现曲折复杂的故事情节,比以前的唱赚等说唱形式发展了一步,所以流传久远,并对后世的戏曲音乐特别是元杂剧的音乐产生过直接影响。

中国宋、金、元时期的一种大型说唱艺术。有说有唱,以唱为主。歌唱部分是用多种宫调的若干不同曲调组成,故称为"诸宫调",亦称"诸般宫调"。

诸宫调曲调来自唐、宋词调,唐、宋大曲,宋代唱赚的缠令以及当时流行的其他俗曲。从今存的诸宫调作品中可以看出其曲式包含有:单个曲牌的只曲;由一支曲牌反复或多次反复再加上尾声而构成的短套形式;用属于同一宫调的若干曲牌联接而成的套曲形式。这几种曲式,视故事内容情节的需要,用不同的方式组织起来,并间以说白,以说唱长篇故事。随着宋室南迁,诸宫调传到南方。如元代无名氏作南戏《张协状元》(《永乐大典戏文三种》),其戏文开始部分由末色所唱诸宫调一段就是实例之一。诸宫调所用的伴奏乐器,宋时主要用鼓、板、笛;金、元时,有加用弦乐器和其他打击乐器,后来的明、清人又称诸宫调为"?弹词"或"弹唱词"。

李甲的人物形象:

放荡薄情、庸懦自私、背信弃义的纨绔子弟。

他已经到了快要被鸨母赶出去的地步了,这时,十娘却同他商量托身的事。如果他是个坚强而不自私的人,就会像十娘那样坚决地积极地想主意。但是,他不是这样的人。既能脱出困境,又能得到十娘,那当然是很好的事,所以他也去多方借钱。可是,他处处被动,而且一碰到困难就心灰意懒,垂头丧气,这说明他对十娘并不忠诚,十娘由于自己的努力,跳出了火坑。这事实上也是救了李甲,使他脱出困境,所以在返家途中,每谈到往事,他"必感激流涕"。可是,李甲这样的人,既可以因为惧怕"老父性严"而抛弃十娘,也可以在感到困顿贫寒的时候,把十娘当商品卖掉。孙富利用他的这些弱点,用毒辣的手段进行哄骗和破坏,说出"若为妾而触父,因妓而弃家,海内必以兄为浮浪不经之人。异日妻不以为夫,弟不以为兄,同袍不以为友,兄何以立于天地之间,"这些耸人听闻的话,又辟出千金买十娘,这样一来,使李甲既可以不触父怒,躲避了"人之多言",又有得到"千金"的代价,怯懦而又自私的李甲,当然就中了孙富的毒箭,走上了牺牲别人的可耻的自私自利的道路。

孙富的形象:

邪淫、卑鄙、狡诈、可耻的奸商

他一看到十娘,顿生奸邪之意,用计结识了李甲。当他抓住李甲的弱点:怕严父,怕封建社会舆论,又看清了李甲庸懦无能,便巧施伎俩,动摇和摧毁他和杜十娘的爱情,在满口"仁义道德"的幌子下用金钱来收买李甲的心

综合分析,鉴赏

1、小说表现了怎样的思想感情,

作者对追求幸福、被迫牺牲的妇女寄予深切的同情,对背信弃义的纨子弟和破坏他人幸福的阴险小人表现了极大的憎恨。

2、小说末尾,写李甲、孙富不久死去,这样写,表现了作者什么样的思想, 作品结尾写李甲重病、孙富不久死去,表现了作者"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因果报应思想。这是源自佛教的思想,影响着古人的思维方式。

3、 杜十娘为什么要投河,除了投河还有其它办法么,

杜十娘投河是因为她对爱情的彻底失望。她追求的不仅仅是婚姻,而是爱情。否则 区区一千两卖价,完全可以自行加倍买回。那盐商孙某若死贪美色拒收金钱,杜完全可以买通官家,将此不识趣者锒铛入狱。若白道走不通那咱们走黑道,雇个游侠,将李甲孙某在月黑风高夜杀了灭口,所有凭证取回。婚姻证件自然作废,买卖合同以无效处理,当船只靠岸,杜十娘已彻底回归自由身,不受命于妓院,不受命于夫君,成为单身贵族。

此后,杜十娘可以作N种选择:

回到最熟悉的地方

原来的鸨妈是欢迎她的,做为妓院花魁,卖价仍然高。况且已是自由人,不需要再次卖身,不过是做妓院的客座红牌。只是将心比心,对旧式妇女来讲,面子上似乎过不去。当初赎身从良,已经断了与旧院子的恩义,这样子再回去,自己给自己耳光。

那么,或者去别的妓院谋生活。身上所携财富,做为养老用。重新开始接客生涯,不过是为了有些事情做,每天不致寂寞空虚。以其美貌姿色,到哪里都可以红起来。因不愁衣食,所以店大欺客,看谁顺眼挑谁,心下不会太勉强。这样的职业,算得优差。

创立自己的企业:

杜之本意,是嫁与李甲,如果夫家接受她,她就扮贤妻良母做她的夫人,如果夫家不接受她,她完全可以带李郎自立门户,如白娘子般在背后出钱出力,过完美丰裕的二人世界。

但是李甲鼠目寸光,无福消受。那么杜以雄厚资产,若不愿再入虎穴,完全可以创立自己的妓院。若喜欢忙碌与社交,那么就亲任鸨母,若不愿辛苦,那么就做董事长,让下面的人打理一切,每年坐收渔利。将来碰到另外的可心人,可以如李瓶般携丰厚资产嫁过去。

隐瞒出身,再世为人:

隔了遥远的时间,我很难真正体会当初杜十娘的心态。也许对那时候的妇女而言,社会压力庞大,名声最要紧,不象现在这样,笑贫不笑娼。有了花寨历史,总归是一样霉点,难以洗净。

杜小姐大可以从京城消失,找另外的城市东山再起。当初应该还是属于户籍管理制度。可是因交通不方便,信息传送缓慢,人口流动的管理非常差。

比如到扬州买个院子,闭门不出,买几名奴仆管家,用钱买下个干妈,从此自称富裕双亲早死,被干妈在闺中养大,清白无辜。有才有貌有嫁妆,不愁嫁不到好男人。从此不再抛头露面,在家相夫教子。若丈夫日后不幸有外遇,自己有余钱,也不必怕,完全可以离婚一嫁二嫁三嫁。

她真正爱李甲,但他背叛了她的感情与信任---

我替杜十娘设计了N种生活,然而,没有计算之内的,是她真正爱李甲这个人,且是唯一的爱。

李甲的错误,在于钱都在父亲大人手里,父亲不认儿媳要断绝经济支持,他立刻无计可施,手头拮拘,不得已出此下策,将身边女人卖掉。他事前可不知道杜十娘腰缠万贯。夫妻之间,贵在沟通。都怪杜十娘不早告诉他,既免了他数月来为钱烦恼,也免了她自己的被转手。

杜十娘如果真爱这个人,以今日已婚妇女标准,还是可以挽回的。李甲不是痛苦流涕表示一万分的忏悔了吗,他又不是爱上了别的女人。杜十娘索性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旧事不提,再给他次机会吧。也许从此真的就执子之手白头到老了。

这么多种计算,这么多条路,条条大路可通自由幸福生活。我替杜十娘惋惜。她几乎具备所有做幸福快乐女人的资本:年轻,美貌,富有。然而她眼光不准,遇到克星,从此香消玉殒命归黄泉魂飞魄散。

也许对她而言,世间最在乎的人背叛了她的感情与信任,对于性情刚烈的她已是致命打击,爱情上如果绝望,悲愤交集之下,金钱美貌等同于尘土,此世已无丝毫可留恋。

因此,我在这里用一颗现代女性的心一个冷静女人的头脑计划着她的财富设计着她可以走的路,但是有心杀贼无力回天,她最终还是在那船上心碎落泪,挥手散尽身边物,怒投江心,找寻她无嗔无怨的世界去了。

4、杜十娘的悲剧是偶然的还是必然的,根据是什么,

杜十娘的悲剧是必然的。她是京华名妓,以自己的美貌、聪明和才情赢到了公子王孙们的欢心。但是她不愿过那种非人的生活,"久有从良之志",遇到性儿温存、忠厚志诚的李甲,就把真正的爱情献给了他。在李甲"囊无一钱,衣衫都典尽"遭到虔婆驱逐的时候,她把自己的命运与李甲紧紧地结合起来,并对李甲反复地进行爱情的考验,终于完全信赖李甲是个忠实的情侣,于是协助李甲设法把她从火坑中赎出,结成真正的夫妻。她怀着胜利的喜悦和对幸福生活的憧憬,跟着经过急难考验的情侣,奔向了自由的天地。

但是,杜十娘却没有料到,在她所生活的时代,对妇女来说,整个社会就像一个大火坑;特别是她所依赖的李甲,却原来是个怯懦、自私、卑鄙的伪君子。她的考虑,她的梦想,她的努力和挣扎,在整个封建社会的如磐重压之下,显得何等微弱无力~李甲和孙富在酒楼上的一番简短的谈话,就轻易地粉碎了杜十娘的梦想,使她又一次被推到了被人买卖玩弄的商品地位上。这就向读者提出了一个严肃的问题:为什么杜十娘这样缜密的算计,却敌不过酒楼上几分钟的谈话呢,很显然,造成杜十娘悲剧的原因,不仅仅是由于李甲的自私、卑鄙和怯懦,更主要的是由于潜在的封建压迫和社会的邪恶势力。在封建社会里,不允许有身份的人去娶这种"娼妓贱妾",不能"为妾而触父,因妓而弃家",相反,买卖妇女的行为,却是允许的。李甲、孙富的性格,正是这种社会道德观的产物。

李甲之父李布政是封建势力的代表,他虽然没有出场,却客观存在,使怯懦的李甲精神上产生恐惧感。他既爱杜十娘,又不敢带她同归故里。富商子弟孙富利用这种潜在的封建势力和李甲的矛盾心理,从中进行破坏,企图以重金买取杜十娘。市侩主义和封建势力的逼迫,必然导致杜十娘的悲剧。

故事的思想性还在于对封建势力的强烈的反抗精神。李甲决定把杜十娘卖给孙富,一场交易似乎已经做定,好像杜十娘的命运是注定了。这时,杜十娘用自己的生命作了最后的搏斗。自杀,是杜十娘当时惟一能摆脱"商品"命运的办法。她一死,孙富不能满足淫欲,李甲无法得到千金,杜十娘也可以摆脱被侮辱被玩弄的生活。杜十娘用自己的生命,向旧社会作了鞭挞、控诉和抗争。宁愿反抗而死,不愿屈辱而生,这种和黑暗势力毫不妥协的斗争精神,光照千古,具有震慑人心的感情力量。

相关文章

  • 一句格言的启示 作文一:《一句格言的启示》500字
  • 狼王梦的读后感 作文一:《狼王梦的读后感》400字
  • 《往事》冰心读后感 作文一:《冰心往事读后感》2000字
  • 金子与石头话题作文 作文一:《金子与石子话题作文》198
  • 心愿450字作文怎么写 作文一:《心愿作文450字》6700字
  • 捡拾幸福作文开头结 作文一:《满分作文:捡拾幸福》3500
  • 写自已的作文的题目 作文一:《关于写自已制造的作文》3
  • 关于快乐的作文好开头 作文一:《关于快乐的叙事作文开
  • 只有谦虚才会成功作文 作文一:《只有拼搏 才会成功》60
  • 描写房屋的句子段落 作文一:《描写梨花的句子,段落》21
  • 谦虚方能成功作文 作文一:《坚守职责方能成功作文》570
  • 有关责任的演讲稿作文 作文一:《有关责任感的演讲稿》2
  • 网友分享和推荐的实用文章和资料只是为了提供更多的参考信息,不代表本站的立场或赞成其观点,若有事宜请联系我们,服务邮箱xkynjf#126.com(将#换成@)
    © 星空实用网